3分28

                                                        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5-30 17:59:00

                                                        中国政府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一国两制”是一个整体,“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反中乱港势力借口“两制”,破坏“一国”;外部势力借口“两制”,干预香港事务,威胁中国主权和国家安全,这些都严重危害“一国两制”。全国人大决定正是准确把握“一国两制”正确方向,完善香港特区同宪法和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和机制,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中国驻美大使馆: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 不容外来干涉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声明: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来干涉。对于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错误行径,我们将采取必要措施予以反制。

                                                        “特朗普对于中国在世卫组织的影响力怒不可遏,所以他决定更猛烈地增强中国的影响力”,一名奥巴马时期的官员讽刺道。

                                                        特朗普18日曾自曝称,自己已定期服用羟氯喹药物一周半时间,目的是预防感染新冠病毒。特朗普称,他本人并不确定这种药物是否有效,但他认为,即使该药物无效,也不会让人“生病或者死亡”。

                                                        1、退出“被中国控制”的世界卫生组织;

                                                        国家安全立法属于国家立法权力,英国如此,中国同样如此。中国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第23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部分立法权,并不改变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的属性,也并不因此丧失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应有的责任和权力。香港回归23年来,基本法第23条立法一直没有完成,而且被严重污名化、妖魔化,导致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实际处于“不设防”状态。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面临严峻局势且无法自行完成维护国安立法的情况下,全国人大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依照宪法和基本法有关规定,以立法方式堵塞住香港国家安全的风险漏洞,是权力和责任所在,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比如在取消对香港的贸易优惠政策上,他并没有给出一个时间线,也没有给出具体哪些优惠会被取消,只知道他宣称会让他的政策顾问制定政策,“全面解除”对香港在“出口管制”、“关税豁免”等领域的优惠政策。

                                                        这可能是因为这两个政策都没有前两个抓眼,也可能是因为其制裁内地和香港官员的政策同样缺乏细节,没有给出具体的名单,而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幌子限制部分中国人员入境美国的政策特朗普当局则并不新鲜了。

                                                        美国主流网络媒体Slate.com也在其报道标题中称抨击特朗普不顾美国国内的问题,就知道对中国咆哮。

                                                        特朗普服用羟氯喹预防新冠病毒的说法随即引发舆论哗然。在20日举行的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上,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瑞安表示,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羟氯喹或氯喹对治疗或预防新冠肺炎有效。连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都不禁评价道:“这就好比在说,或许将高乐氏(漂白液品牌)注射到血液里,你就能痊愈一样。他在干吗?他到底在干什么?”